卡西对话博斯克:扶正德赫亚时没和我说一句,真感觉难受

斗球体育 0 条评论 2020-10-27 07:54:57

卡西对话博斯克:扶正德赫亚时没和我说一句,真感觉难受

10月19日讯 通过《国家报》,前西班牙国家队主帅博斯克与前国家队队长卡西进行了对话,卡西表示:“在你们选择德赫亚之前应该和我说一句,我认为自己赢得了这样的五分钟对话时间,突然被告知不能出战真的让我感觉难受。”

博斯克:“我看你状态不错,你感受如何?萨拉和孩子们情况如何?”

卡西:“我很好,教练。在(心脏病发)一年半时间之后,我正在找回曾经的那个卡西。葡萄牙的空气和土地都很好,萨拉也非常好,孩子们在上学。”

博:“与你一起聊天让我很激动,我们一起共事很多年,你是1990年到皇马,1999年升入一队。”

卡:“我当时不到9岁。我在9月份进行了一次测试,我们踢了一场比赛,然后我被告知俱乐部会在1991年1月份踢torneo social,那时候赛事的球队名字都是一队球员取的。当时的教练安东尼奥-梅斯基塔做出了对于在巴黎进行的Meudon锦标赛的预选名单。我们最终是在点球大战上输给了本菲卡。一切就是从那里开始的。那时候的皇马您比我更了解,作为俱乐部,它还没有现在这么伟大,但是当时的皇马是一个大家庭。”

博:“那么你了解当时的贫穷情况了,那时候缺少各种设施的体育城,巴尔德贝巴斯基地、银河战舰…”

卡:“现在和任何一个小孩子说我们曾经在那样的场地里踢球,他们都是不会信的。现在所有人都是在人工草皮等等条件下踢球…一切都在变得更好,都在进化,这也是为了让孩子们拥有更好的条件,我对于以前体育城的记忆当然有您,还有迪斯蒂法诺先生以及卡马乔。当华尼托去世时我在infantil A队,我不会忘记以前的经历,我是可能忘记现在的日常生活,但是我不会忘记自己的童年,我就是为它而奋战的。”

博:“你是很幸运的,不会忘记之前的经历也是好事。孩子们需要拥有梦想…”

卡:“这是小伙子们需要懂得的东西。一位球员赢得一座欧冠或者一座世界杯冠军并不就是最真实的,我是很幸运的。你必须得足够出色,必须得拥有运气,而我在确切的时刻就拥有运气。甚至有几次连您都不喜欢我在梯队中升得太快…”

博:“我们当时不希望你升入一支更大年纪的梯队但是没球踢。从我的立场来看,保守是很好的,但是也应该拥有像你、古蒂和劳尔那种打破逻辑的过程…当时就该对那些有天赋踢更高水平比赛的球员冒险。我们那可是向前迈进了一步,你不要要求太苛刻嘛…”

卡:“我没什么可抱怨的,我跟您讲,我那时候与那些比我大三、四岁的队友一起训练时我也觉得害羞。”

博:“家人的付出还是要提出来的,你的父亲当时是天天带着你过来,那是沉默的关注,他们是默默地在保护着你。我感觉我好像从来没有和你父亲说过话。”

卡:“这是人们看不到的事情,他们会看到我赢得的一切,但是不会看到我父亲在8年时间里都开车带我从莫斯托雷斯去训练,我不想说得好像很自大,但是所有的教练以前都和我父亲说我很优秀,说我会成为皇马的门将。他清楚我很优秀,但是他同时不希望我被影响。他是很严厉的,可能是因为他是国民警卫队的关系,他让我脚踏实地,我一直都是伴随着赞美成长的。”

博:“在我们共事的21年时间里有过一切情况,很多非常美妙的事情,但是我想要自然地聊聊那些不好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2001-02赛季,当我们选择使用塞萨尔的时候…”

卡:“就是耶罗和您拿下我的时候(笑)…”

博:“不不…这不是真的。”

卡:“教练,不要这么认真嘛,我就是开个玩笑…但是不仅仅是那个赛季,之前一个赛季我在最后几个月时间里也没有上场的…”

博:“2000-2001赛季?那谁上场了?”

卡:“塞萨尔,当时我们赢得了联赛冠军,然后在2001-02赛季我又遇到了这事…我每年都要遇到点什么(笑)…”

博:“我觉得在糟糕的事情中好的一点是我们打破了你当时连续踢那么多场比赛的情况,还是有积极的方面的,我觉得…我这么说不是在道歉…我们坐在这里不是来干这事的。”

卡:“不不,教练,我觉得我最该感谢的就是我当时遇到的竞争,但是不仅仅是来自一队的竞争,还有梯队内的竞争。我和塞萨尔关系很好的,我们之前一起竞争是很关键的,不过他也是蛮讨人厌的,我和他说过(笑)。”

博:“皇马的那四年是很棒的。”

卡:“我们在四年时间里赢得了九个冠军。”

博:“我们聊聊国家队,你是极其重要的人,依靠扑救帮助我们赢得了那一切。”

卡:“那是非常难重现的成绩,而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当时没料到会是如此美妙的结果。但是我们确实拥有一支很优秀的球队,拥有一个很棒的团队。”

博:“我们打破了之前国家队的魔咒,获得了非常不错的赢球状态。”

卡:“我们自己把这个形势逆转了,那时候我们都是非常尊重其他的国家队,我们从害怕对手到对手害怕我们。当他们与我们较量的时候他们很清楚他们是可能踢得很滑稽的。”

博:“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期,你遭遇了一个艰难的处境,遭遇了一位教练(穆里尼奥)引起部分皇马球迷批评你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位皇马球迷来说,一位像你这样的小伙子遭到部分皇马球迷批评,这是让人非常痛苦的。对于我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也是非常痛苦的。”

卡:“那只是一小部分年轻的、喜欢搞事的皇马球迷。我当时不理解,比起想着其他大部分为我鼓掌的、为我感到骄傲的球迷…随着时间我了解到了当时批评我的那些人可能现在还在批评我,但是其他人依然崇拜敬佩你,并且因为之前发生的一切而更加爱我。如果我回顾过去的话,我没有必须请求原谅的理由,这一切已经过去了。在我一年半之前经历的事情之后,我已经把以前的那次经历当作是轶事了。”

博:“对于我们在2016年做出的不让你踢欧洲杯的决定,你觉得是好是坏?”

卡:“您的脸变得太严肃了教练….这个事情我们之后在没有镜头的地方再聊吧,哈哈哈。”

博:“不,我们现在就聊聊,国家队的三位门将都是非常优秀的。”

卡:“我要特别提出巴尔德斯和雷纳,我那时候踢得更很多,更享受。他们对我的态度和做法很好,巴尔德斯是一个内向的孩子,他会慢慢信任你,敬业方面是满分。”

博:“在2014年,我们依然是选择同样的一群人,这是因为你们当时还处在最佳状态。在对阵荷兰的中场休息时是你少有几次发声帮助球队提升士气的时刻。”

卡:“我当时不能接受,我们不能拥有这样一个结局,那对于我们这一代球员来说是太残忍了,输掉两场比赛然后在那等待四天,然后踢第三场比赛。”

博:“你们那四天的表现是榜样,因为你们懂得接受失败。”

卡:“是榜样,但是最奇怪的就是输掉那前两场比赛。”

博:“而到了2016年,在全世界都要求做出改变的时候,在最尊重你们的情况下,我们做出了给予德赫亚位置的决定,这完全是一个竞技方面的决定,不论说这个决定是否做对了,那对于你、我以及所有人都是很艰难的决定。”

卡:“是的,很艰难。我记得我和您、米尼亚诺以及托尼-格兰德(博斯克教练组成员)交流。我不知道我是否错了,我也一直都是带着好意说这事,我觉得有时候应该与球员进行交流。和他说:‘喂,伊克尔,现在情况是这样’。是,我们都是一样的,但是我认为我应该是赢得了你们花费5分钟时间和我在之前一天聊聊的,和我说:‘伊克尔,我们希望让你清楚明天比赛将是德赫亚踢,因为这个或者那个原因。因为现在就是机会,就是这个时刻了。’我可能会感觉难受或者好受,我应该是会感觉难受的,但是那我也获得了一个解释,我会接受。但是很显然,你抵达那里,然后在竞争,你是国家队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是球队队长,又是与您一起共事那么长时间的人…然后我在赛前动员发现自己不会上场,我真的感觉难受。”

博:“可能这是因为我一直都是按照做决定不做解释的方式在做事。如果你去解释,就会陷入虚假的对话当中。而且我们始终是按照我们必须做的方式去处理,当时是不可能的…你希望我怎么和你说?你不会上场因为这个原因…因为那个原因?不可能的。”

卡:“我们做球员的在踢球时都是自我主义的。我们总是考虑自己。这是一项团队运动,但是你会考虑自己的问题。如果我回顾过去的话,我认为我不该像离开皇马那天那样处理,或者不该像国家队那天那样表现,我应该更加接受当时自己的角色,接受更衣室内的角色。并且想着德赫亚当时已经非常渴望出战而且已经展现出了自己拥有的能力了。但是那个时刻…

博:“我理解,那时候对我们来说也是很难很痛苦的。但是我们是从纯竞技角度做出的决定。我们在皇马决定使用塞萨尔也是如此,我们是没有任何与你作对的意思。恰恰相反,如果说我有偏好的话,那将会是青训球员高于一切。”

卡:“最好的一点是在经历了哪些误解或者喧闹之后,我们又再次交流了。”

博:“我记得有段时间你在皇马没有上场,但是却一直都能够收到我们的征召。你当时和我说过一句话,这句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说:‘教练,你可以依赖我,甚至是当三门都可以,我想要继续为国家队效力’。直至最后一刻你都是和我们在一起的。至少我们是没有让你落选任何名单的。”

卡:“我是没有任何可抱怨的,现在再去看这事,4年之后以39岁的年纪看这事,我是以不同的角度去看了。”

博:“你真的是拥有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履历,你从来都不是队内的普通一名球员,你在我们的球队里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员,贡献了为我们赢得奖杯的表现。”

卡:“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被魔杖打到过,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否足够。但是自从我开始踢球,我就知道自己是要升入一队的,我知道自己是要取得伟大成绩的。现在这么说当然简单,但是我最初就有这样的期待,最初就感觉这会发生。”

博:“有人说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有积极的一面。”

卡:“这是我听过的最多的话。在我经历的一切之后,现在最最重要的就是健康。我必须感激那次的病发是在球场上,医生处理得很快,我毫发无损的恢复了,我现在康复了99%。我看待事情的方式不同了,不像之前那样会感到伤心或者沮丧了。”

博:“我们还有什么事情必须聊聊?”

卡:“还有?没了,我们都已经聊了您在国家队和皇马清洗我了…”

博:“那是短暂的,我们也得顾及其他人的…”

卡:“您换下我的第一年我说:‘好吧,这对我有好处,我20岁,这样我能够学到东西’。第二年您再一次这么对我,我就说:‘好吧这已经…这都变成惯例了,我得自己找寻解决办法了…’”

博:“我不是很暴躁也不是很迷信的人,我知道倾听他人的看法。你们球员应该成为教练的启发,但是要有一个度,这个度是需要教练自己清楚的。那就是一个界限,告诉教练我们这样踢如何那样踢如何…这就不是一回事了,有些事情也许对球员有好处,但是永远不是某某球员必须上场。不是这种事情。这是不可容忍的。”

卡:“说真的我们确实过得很不错,如果我必须得选择一个时期的话,我选择1999-2003年,那时候我享受了一切。与您一起的那四年时间是我职业生涯初期,但是那是我最享受的时期。”

博:“你都忘了要当西班牙足协主席了。”

卡:“不,不,但是那个时候时机不对。”

博:“有一个事情我们没有谈,皇马和巴萨2011年的火药对阵,那段我们在国家队里要修复的球员之间的敌对情绪…”

卡:“我们当时没想到那四场比赛会安排得那么紧,当时比赛很重要,那四场比赛标记了西班牙足球以及我们周边的一切。当时的政治意味很浓,如果巴萨赢球了,那就好像加泰在马德里之上了一样。”

博:“但是在国家队中我们从来没有过俱乐部之间的分歧,没有因为你是马德里出生或者因为你是加泰出生而怎样的事情发生。”

卡:“没有,但是我们在2011年踢的那两场友谊赛呼吸的空气都不一样。当时的队内氛围是不同的。事实上,我们的状态也不好,我们与哈维、普约尔等人的关系,巴萨和皇马的球员之间没有我们之前的那份信任了。我们几乎是花费了8个月的时间修复了这段关系,几乎是一年之后。

博:“但是我们毫发无损地摆脱了困境,这是事实,之后你和哈维的介入都在这个问题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卡:“当然,当时必须得想办法了,必须让国家队重新变得平静。我们当时已经有点疯狂了…”

博:“这个事情对你们个人是有害的,完全按照本不该发生的方向发展,根据你们代表的意义,你们应该更好地处理,但是当时你们没能够做到。”

卡:“对于修复关系一事,我们确实是该感到骄傲。不然的话我们不会获得我们之后赢得的一切。如果我们没有解决之前的事情的话,那我们是无法赢得2012年的欧洲杯的。”

博:“我认为更衣室是被外界的影响所毒害,不是来自内部的。”

卡:“不是我们的错,但是确实是我们将双方的分歧带到了国家队。在更衣室里,你是能够感觉到那种氛围的。我们的关系与以前不同了,与我关系非常好的普约尔甚至和我说他曾经非常渴望把我拽起来打我两拳。而我说,行了行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博:“我当时没有站队,我是完全保持中立的。我没有怪队内的任何人。我可以夸口说我们从来没有关注征召球员的俱乐部球衣颜色,我们从来没有在意过球员是在哪个地区出生的。这对我们来说很有帮助。我几乎从没有在国家队中听说过政治方面的事情,可能你们之间有过,但是当着我的面说是极少的。”

卡:“那是因为您没有在晚上和皮克待在一起,不然的话…我们当时都要疯了。”

博:“如果你要聊皮克的话,他和我们一起踢了114场比赛,这期间我们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是和他关系很好的。而且除此之外,他是为球队考虑的人。他为国家队付出,我们没有过任何问题,与他没有,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

卡:“皮克是好小伙,这是真的,他从来没有与任何人有过问题。除此之外,在那个更衣室里,如果说真有人在某个时刻做了某件事情,我们也会迅速出面安抚情绪的。”

博:“感谢你做的一切,伊克尔。”

卡:“这是我的荣幸。我已经见识过作为青训教练、教练、国家队教练的您了,现在又在您《国家报》的专栏与您交流。”

博:“你不想当教练吗?”

卡:“不,我没有那份沉着,没有那份耐心。我给了大家一个好男孩之类的形象,但是我是在更衣室中成长起来的。我觉得自己在培养球员方面更有用。培养那些更加年轻的孩子,那些刚刚起步的孩子。有点像您30岁时在体育城扮演的角色,我们那时候在训练,而您就在身后,我会为了学习更多东西而去考执照的,因为我喜欢足球。我会尽力去说服孩子们,告诉他们依靠努力付出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的。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了解不可能第一天就做到的,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而且你将会受很多苦。”

下一篇:科曼:梅西承诺将在前场做好逼抢,2-8之夜巴萨踢得不像整体
上一篇:巴萨欧冠大名单:特尔施特根,阿尔巴和乌姆蒂蒂继续伤停
返回顶部小火箭